Recherche avancée
recherches apparentées: Virtual Reality, android, Bluetooth, mtk, smart phone, OPENBOX, Keyboard, smart watch Voir tous
Image de 佛遗教经原文与白话文对照

佛遗教经原文与白话文对照

SKU: FS9101993
各位比丘,在我灭度以后,你们应当无比尊重恭敬波罗提木叉(戒)。就如同在黑暗当中,遇到了光明;如同贫苦的人,得到了宝藏一样。应当知道,它就是你们可以依赖的大师。倘若我继续留在人世间,和它也没有什么两样。作为持守清净戒律的人,不可以从事贩卖和贸易;不可以安排置办田地和屋宅;不可以蓄养家奴和动物;乃至于一切种植,以及积蓄财宝等过失,都应当远离,就如同躲避火坑一样。不可以砍伐草木,和开垦土地。不可以通过配药看病来谋生;不可以看相算命;不可以观察天象,推测地气风水等等;乃至于用一切历算等方法,来预言未来的事情,都不应该。应当节制身体的欲望,过午不食;依赖清净的乞食和供养而生活。不可以参与世间的国事,或者充当敌对双方的使者;不可以习练鬼神咒术和炼制仙丹妙药;不可以结交攀附权贵富人,乃至于嫌贫爱富等等,都不应当。应当端正自己的心念,一心一意向往解脱。不可以故意隐藏自己的缺点,故意显露一些灵异,来迷惑吸引大家。对于饮食、衣服、卧具、汤药等四种供养,要适可而止,知量知足。随着缘分接受供养,不应当特意积蓄。
FirstSing products are selling to more than 200 countries in the world, and has the top market wholesalers in Japan, USA, Canada, Spain, France, Germany, India and many other countries. The following are the authenticated Firstsing wholesalers, which can use the Firstsing website product photos and descriptions to show, promote and sell.
     

佛遗教经原文与白话文对照

姚秦三藏法师鸠摩罗什译

【原文】释迦牟尼佛,初转法轮,度阿若憍陈如;最后说法,度须跋陀罗。所应度者,皆已度讫。于娑罗双树间,将入涅盘。是时中夜,寂然无声,为诸弟子略说法要。

【白话文】释迦牟尼佛,从最初转法轮,度化阿若憍陈如等五比丘,证得阿罗汉果;直到最后一次说法,度化须跋陀罗,证得阿罗汉果。所应当度化的弟子,都已经度化完毕。于是,来到娑罗双树之间休息,准备进入涅盘。这一天的半夜,周围寂静无声,世尊最后一次,为自己的弟子们,简略地讲说佛法的要点。

【原文】汝等比丘!于我灭后,当尊重珍敬波罗提木叉,如闇遇明,贫人得宝当知此则是汝等大师,若我住世无异此也,持净戒者。不得贩卖贸易,安置田宅,畜养人民奴卑畜生,一切种植及诸财宝,皆当远离,如避火坑。不得斩伐草木,垦土掘地。合和汤药,占相吉凶,仰观星宿,推步盈虚,历数算计,皆所不应,节身时食,清净自活,不得参预世事,通致使命,咒术仙药,结好贵人,亲厚媟慢,皆不应作。当自端心,正念求度,不得包藏瑕疵,显异惑众,于四供养,知量知足,趣得供事,不应畜积。

【白话文】各位比丘,在我灭度以后,你们应当无比尊重恭敬波罗提木叉(戒)。就如同在黑暗当中,遇到了光明;如同贫苦的人,得到了宝藏一样。应当知道,它就是你们可以依赖的大师。倘若我继续留在人世间,和它也没有什么两样。作为持守清净戒律的人,不可以从事贩卖和贸易;不可以安排置办田地和屋宅;不可以蓄养家奴和动物;乃至于一切种植,以及积蓄财宝等过失,都应当远离,就如同躲避火坑一样。不可以砍伐草木,和开垦土地。不可以通过配药看病来谋生;不可以看相算命;不可以观察天象,推测地气风水等等;乃至于用一切历算等方法,来预言未来的事情,都不应该。应当节制身体的欲望,过午不食;依赖清净的乞食和供养而生活。不可以参与世间的国事,或者充当敌对双方的使者;不可以习练鬼神咒术和炼制仙丹妙药;不可以结交攀附权贵富人,乃至于嫌贫爱富等等,都不应当。应当端正自己的心念,一心一意向往解脱。不可以故意隐藏自己的缺点,故意显露一些灵异,来迷惑吸引大家。对于饮食、衣服、卧具、汤药等四种供养,要适可而止,知量知足。随着缘分接受供养,不应当特意积蓄。

【原文】此则略说持戒之相,戒是正顺解脱之本,故名波罗提木叉。因依此戒,得生诸禅定,及灭苦智慧。是故比丘,当持净戒,勿令毁缺。若能持净戒,是则能有善法。若无净戒,诸善功德皆不得生。是以当知,戒为第一安隐功德住处。

【白话文】以上是简略地总说持戒的基本要求。戒律是走向真正解脱的根本,所以叫做波罗提木叉。依赖于持戒的缘故,才能够生起禅定,以及灭除苦恼的智慧。因此,诸位比丘应当守持清净戒律,不要让它毁坏和缺少。倘若有人能够守戒清净,就可以具备各种善行和善法;倘若没有清净持戒,一切善妙功德,都无法产生。所以,应当知道,戒律是最了不起的安乐和功德,常驻的地方。

【原文】汝等比丘!已能住戒,当制五根,勿令放逸,入于五欲。譬如牧牛之人,执杖视之,不令纵逸,犯人苗稼。若纵五根,非唯五欲,将无涯畔,不可制也。亦如恶马,不以辔制,将当牵人墬于坑陷。如被劫贼,苦止一世,五根贼祸,殃及累世,为害甚重,不可不慎。是故智者制而不随,持之如贼,不令纵逸,假令纵之,皆亦不久见其磨灭。此五根者,心为其主,是故汝等,当好制心。心之可畏,甚于毒蛇、恶兽、怨贼、大火越逸,未足喻也。譬如有人,手执蜜器,动转轻躁,但观其蜜,不见深坑。譬如狂象无钩,猿猴得树腾跃踔踯,难可禁制,当急挫之,无令放逸。纵此心者,丧人善事,制之一处,无事不办。是故比丘,当勤精进,折伏汝心。

【白话文】各位比丘,在持戒的基础上,你们应当管好自己的眼、耳、鼻、舌、身等五根,千万不要让它们自由放纵,陷入色、声、香、味、触等五欲当中。就好比放牛的人,手拿鞭子看着它,不让牛自由放纵,去破坏人家的庄稼。倘若放纵五根的话,不仅仅将会导致五欲泛滥得无边无际,没有办法制约;而且将会如同一匹烈马,缺少了缰绳一样,会把人驮着,掉到坑坎当中。又比如被强盗抢劫了,所带来的损失和苦难,最多只有这一生;而五根之贼所带来的灾祸,将会使人生生世世都遭殃。它的危害非常严重,不可以不格外谨慎。因此,有智慧的人,都常常制约五根,而不会随着它转。防备它就像防贼一样,不让它自由放纵。假使让它放纵的话,不久就会见到它所带来的危害。这所谓的五根啊,心是它们的主人。因此,你们大家应当好好制约这个心。心的可怕之处,远远超过了毒蛇、凶恶的野兽、仇家和盗贼,乃至于漫天大火,都不足以形容它的可怕。就好比一个人,手里端着一碗甜美的蜂蜜走在路上,高兴得手舞足蹈一样;他的眼里只有蜂蜜,对于前面的深坑却视而不见。又好比一头疯狂的大象,却连惩治它的铁钩都没有;也恰似猿猴回到了树上,翻飞跳跃,简直没有办法约束。所以要立即采取措施,制服它,绝不能让它继续自由放纵。放纵这个心的人,一切善行都将前功尽弃;把心专注在一个地方的话,没有什么事情办不成。所以,各位比丘们,应当恒常精进,降伏自己的心。

【原文】汝等比丘!受诸饮食,当如服药,于好于恶,勿生增减。趣得支身,以除饥渴。如蜂采华,但取其味,不损色香。比丘亦尔,受人供养,趣自除恼,无得多求,坏其善心。譬如智者,筹量牛力所堪多少,不令过分,以竭其力。

【白话文】各位比丘,你们在接受饮食供养的时候,应当像吃药治病一样。对于好吃的,不应当多吃;对于不好吃的,也不应当少吃。吃饭的目的在于给身体补充能量,消除饥饿口渴之病。就如同蜜蜂采花蜜一样,只是取走了花的甜味,并不损伤花朵和花香。比丘也是这样的,接受大家的供养,目的在于有精力断除自己的烦恼。所以不应当过多索求,以免伤害别人的善心。就好比一个有智慧的人,能够恰当地衡量牛的体力多少,不让它过多劳动,以免精疲力竭。

【原文】汝等比丘!昼则勤心修习善法,无令失时,初夜后夜,亦勿有废。中夜诵经,以自讯息,无以睡眠因缘,令一生空过,无所得也。当念无常之火,烧诸世间,早求自度,勿睡眠也。诸烦恼贼,常伺杀人,甚于怨家,安可睡眠,不自警寤。烦恼毒蛇,睡在汝心,譬如黑蚖,在汝室睡,当以持戒之钩,早摒除之。睡蛇既出,乃可安眠。不出而眠,是无惭人也。惭耻之服,于诸庄严,最为第一。惭如铁钩,能制人非法,是故常当惭愧,无得暂替。若离惭耻,则失诸功德。有愧之人,则有善法;若无愧者,与诸禽兽无相异也。

【白话文】各位比丘,你们在白天,应当用心勤奋地修学各种善法,不要让大好光阴白白浪费。上半夜和下半夜,也不要荒废。午夜前后,念诵经文,以便消除困倦,息灭妄想。不要因为睡眠的缘故,让这一生白白空过,什么成就都没有得到。应当时常观察,无常的大火,正在焚烧着世间的一切,所以应当尽早求得自己的解脱,不要懒散睡眠啊!各种各样的烦恼贼寇们,一直守候在我们的身边,伺机夺走人们的生命。它们比仇家更可怕啊!怎么可以随便睡眠,而不赶快警惕和醒悟呢?烦恼的毒蛇,正沉睡在你的心里面;就好比一条黑蚖毒蛇,正睡在你的卧室里。应当用精进持戒这个铁钩,尽早把它们扔出去。睡在心里的烦恼毒蛇们走了以后,才可以安心睡眠;烦恼毒蛇还没走,就去睡眠,是没有惭愧的人。惭愧知耻这件衣服,在所有的美好装扮当中,是最了不起的。惭愧就如同一把铁钩,能够制止人们做非法的事情。所以,应当随时保持惭愧知耻的心,一会儿也不要丢失。倘若离开了惭愧和知耻,就会失去种种功德。拥有惭愧的人,就会拥有各种善行和善法;倘若没有惭愧的话,和那些禽兽就没有什么差别了。

【原文】汝等比丘!若有人来,节节支解,当自摄心,无令嗔恨,亦当护口,勿出恶言。若纵恚心,即自妨道,失功德利。忍之为德,持戒苦行,所不能及,能行忍者,乃可名为有力大人。若其不能欢喜忍受恶骂之毒,如饮甘露者,不名入道智慧人也。所以者何,嗔恚之害,则破诸善法,坏好名闻。今世后世,人不喜见。当知嗔心,甚于猛火,常当防护,无令得入。劫功德贼,无过嗔恚,白衣受欲,非行道人,无法自制,嗔犹可恕。出家行道,无欲之人,而怀嗔恚,甚不可也。譬如清冷云中,霹雳起火,非所应也。

【白话文】各位比丘,倘若有人来伤害你们,甚至把你们的身体一节一节地破坏;你们应当守护好自己的心,不要让它产生愤怒和怨恨。还应当守护好自己的嘴巴,不要让它发出凶恶难听的话。倘若放纵自己那个忿恨之心的话,就会妨碍自己的修道,失去各种功德的利益。忍辱的功德啊,连持戒和苦行都比不上。能够做到忍辱的人,才可以叫做有力的菩萨大人。倘若不能够,像饮用甜美的甘露一样,去欢喜地忍受恶毒的辱骂;就不能叫做已经入道的,有智慧的人。为什么呢?因为嗔恚的害处之大,能够破坏一切善法;也会破坏好的名声,让这一生和下一生所遇到的人们,都不喜欢见到他。应当知道,嗔恚忿恨之心,比大火还要猛烈。所以应当坚持进行防护,不要让它趁机会进入到心里面。抢劫各种功德的贼寇,莫过于嗔恚。在家人,整天沉迷于五欲当中,不是修行的人,没有办法控制自己,产生了嗔恚心,情有可原。作为放下了欲望,出家修道的人,却在心里怀有嗔恚和忿恨,就太不应该了。好比一片清凉的白云当中,却忽然打起了霹雳闪电,是完全不应该出现的。

【原文】汝等比丘!当自摩头,已舍饰好,着坏色衣,执持应器,以乞自活,自见如是。若起憍慢,当疾灭之。增长憍慢,尚非世俗白衣所宜,何况出家入道之人,为解脱故,自降其身而行乞耶。

【白话文】各位比丘,应当经常摸一下自己的头,提醒自己:我已经舍弃了社会上那些漂亮的装饰,穿上了出家人朴素的染色衣;手持着应量器——钵,通过乞食,来维持自己的生活。这样自己观察以后,一旦发现心中生起了骄傲和我慢之心,就应当迅速地消灭它。增长自己的骄慢心,即使是世俗的普通人也不应该。更何况出家修行,想要入道的人,为了彻底解脱的缘故,而放下面子去乞食呢?

【原文】汝等比丘,谄曲之心与道相违,是故宜应质直其心。当知谄曲,但为欺诳,入道之人,则无是处。是故汝等,宜当端心,以质直心为本。汝等比丘,当知多欲之人,多求利故,苦恼亦多。少欲之人,无求无欲,则无此患。直尔少欲,尚宜修习,何况少欲,能生诸功德。少欲之人,则无谄曲以求人意,亦复不为诸根所牵。行少欲者,心则坦然,无所忧畏,触事有余,常无不足。有少欲者,则有涅盘,是名少欲。

【白话文】各位比丘,心口不一的谄曲之心,与觉悟之道背道而驰。因此,应当让自己的心坦荡正直。要知道,谄曲心属于欺骗的范围,倘若这样也能入道的话,根本没有这样的道理。所以,你们大家,应当端正自己的心念,以正直为根本。各位比丘,应当知道,欲望多的人,往往因为贪求利益的缘故,带来的苦恼也非常多。欲望少的人,常常无欲无求,就没有这个问题了。单单少欲这个法门,尚且应当修习,更何况,少欲还能够产生种种功德呢?欲望少的人,就不需要通过谄曲,来奉承别人,也不会被六根境界所束缚。能够实践少欲的人,他的心就会坦然无求,没有什么好害怕的;为人处事当中,到处游刃有余,总觉得没有什么不满足的。拥有少欲的人,就会拥有涅盘。这就叫做少欲。

【原文】汝等比丘!若欲脱诸苦恼,当观知足。知足之法,即是当乐安隐之处。知足之人,虽卧地上,犹为安乐;不知足者,虽处天堂,亦不称意。不知足者,虽富而贫;知足之人,虽贫而富。不知足者,常为五欲所牵,为知足者之所怜愍,是名知足。

【白话文】各位比丘,倘若想要解脱一切苦恼的话,应当时常观察知足法门。因为知足这个法门啊,它就是财富、快乐、安详和稳妥所在的地方。作为知足的人,即使躺在地上,他也觉得平安和快乐;而那些不知足的人,即使置身于天堂之中,他也觉得不能称心如意。那些不知足的人啊,即使富有,也是贫穷;而知足的人呢,即使贫穷,也是富有。那些不知足的人,经常被色、声、香、味、触等五欲,所牵挂而不自在,经常让知足的人们感到可怜和同情。这就是知足。

【原文】汝等比丘,欲求寂静无为安乐,当离愦闹,独处闲居,静处之人,帝释诸天,所共敬重,是故当舍己众他众,空闲独处,思灭苦本。若乐众者,则客群恼,譬如大树众鸟集之,则有枯折之患。世间缚者,没于众苦,譬如老象溺泥,不能自出,是名远离。

【白话文】各位比丘,如果想要得到寂静法性当中,那种自在无为的安乐,就应当远离杂乱的愦闹,一个人独处闲居。要知道,那些安静独处的人,连忉利天的帝释天王等很多天神,都会对他恭敬和尊重。因此,应当舍弃自己的弟子和眷属,以及其他有缘的人们。一个人闲下来,不要做什么,独自静处,专心思维观察,以便消灭烦恼和苦的根本。倘若喜欢和大家在一起凑热闹的人,就会受到别人带来的各种干扰和烦恼。就好比一棵大树,很多很多的鸟儿都在上面集会,就会有逐渐枯萎或者折断的危险。大家要知道,人世间的种种贪欲和束缚,会让人们永远沉没于苦海当中。(所以,大家应当学会远离。)否则,就好比一头年老的大象,如果陷入了泥潭当中的话,就没有办法自己出来了。这就叫做远离。

【原文】汝等比丘,若勤精进,则事无难者,是故汝等当勤精进。譬如小水长流,则能穿石。若行者之心,数数懈废,譬如钻火,未热而息,虽欲得火,火难可得,是名精进。

【白话文】各位比丘,倘若能够恒常精进的话,就没有什么困难的事情了。所以,你们大家,应当勤奋精进。就好比一条细小的水流,如果长流不断的话,就能够穿透石头。倘若一个修行人,他的心每每放松懈怠的话;那就好比钻木取火的时候,木头还没有发热,就停下来了一样,虽然也想得到火,却是不可能的。(因此,大家千万不要松懈。)这就叫做精进。

【原文】汝等比丘,求善知识,求善护助,无如不忘念。若有不忘念者,诸烦恼贼则不能入。是故汝等,常当摄念在心。若失念者,则失诸功德。若念力坚强,虽入五欲贼中,不为所害。譬如着铠入阵,则无所畏,是名不忘念。

【白话文】各位比丘,与其到处去寻求善知识,去寻求好的助缘,还不如不要忘失正念。倘若有能够不忘失正念的人,一切烦恼的盗贼,就无法进入他的心中。所以,你们大家,应当经常把心里的念头收摄住。倘若失去了对于念头的守护,也就会失去种种功德。倘若正念力量坚强的话,那么,即使进入到五欲盗贼的境界当中,也不会受到影响。这就好比披盔戴甲进入战场一样,就会无所畏惧。(所以,大家应当时常守护自己的念头。)这就叫做不忘念。

【原文】汝等比丘!若摄心者,心则在定。心在定故,能知世间生灭法相,是故汝等,常当精勤修习诸定。若得定者,心则不散,譬如惜水之家,善治堤塘。行者亦尔,为智慧水故,善修禅定,令不漏失,是名为定。

【白话文】各位比丘,倘若大家能够收摄心念的话,心就已经在禅定当中了。心在禅定当中的缘故,就自然能够知道世间万法随着因缘而生灭的状况。所以,你们大家,应当经常勤奋精进地修习各种禅定。倘若得到禅定以后,心就不会再散乱了。就好比珍惜用水的家庭,往往善于建造并且保养水塘和堤坝;修行人也是这样的,为了保护智慧之水的缘故,而善于勤奋地修习禅定,使智慧之水不会漏失。这就叫做禅定。

【原文】汝等比丘,若有智慧,则无贪着。常自省察,不令有失,是则于我法中,能得解脱。若不尔者,既非道人,又非白衣,无所名也。实智慧者,则是度老病死海坚牢船也,亦是无明黑暗大明灯也,一切病者之良药也,伐烦恼树之利斧也。是故汝等,当以闻思修慧而自增益。若人有智慧之照,虽是肉眼,而是明见人也,是名智慧。

【白话文】各位比丘,倘若有了智慧的话,就不会再有贪婪和执着。如果能够经常自己反省观察,不让智慧心丢失;像这样的人,在我的教法当中,一定能够得到解脱。倘若不这样的话,那就既不是修道的人,也不是普通在家人,真不知道叫他什么才好。真实的智慧,就是度过这个生老病死大海最坚固的船啊!也是无明黑暗当中的大光明之灯啊!是一切病人最好的药啊!是砍伐烦恼大树的锋利斧头啊!所以,你们大家,应当通过对于经教的闻思修,让它自然增长。倘若一个人,拥有智慧光明的话;他虽然没有天眼通,却是一个真正的明见法性的人啊!这就叫做智慧。

【原文】汝等比丘,若种种戏论,其心则乱,虽复出家,犹未得脱。是故比丘,当急舍离乱心戏论。若汝欲得寂灭乐者,唯当善灭戏论之患,是名不戏论。

【白话文】各位比丘,倘若有人沉湎于各种各样的杂话戏论当中,他的心就会变得混乱。虽然他好像也在出家修行,却总是无法解脱。所以,比丘们应当立即舍弃并且远离,杂乱心和戏论。倘若你们想要得到真常寂灭的究竟快乐的话,只有赶快想办法消灭戏论之病。这就叫做不戏论。

【原文】汝等比丘!于诸功德,常当一心,舍诸放逸,如离怨贼。大悲世尊,所说利益,皆已究竟。汝等但当勤而行之。若于山间,若空泽中,若在树下,闲处静室,念所受法,勿令忘失,常当自勉,精进修之,无为空死,后致有悔。我如良医!知病说药,服与不服,非医咎也。又如善导,导人善道,闻之不行,非导过也。

【白话文】各位比丘,你们对于各种功德法门,应当经常一心一意地去修学。舍弃种种懒散放逸,就如同远离仇怨和盗贼一样。大慈大悲的世尊,所讲说的利益众生的教法,都已经究竟圆满。你们大家只需要勤奋地去实践它。或者在山林之内,或者在水乡当中;或者在大树下面,或者在安静的房间里。时常想念自己所学的法门,千万不要让它丢失。应当经常勉励自己,坚持精进地修学。不要因为空度时光,到了临死的时候,导致后悔。我就像一位高明的医生,因为知道大家是什么病,才给与合适的药方。但是,你们吃不吃药,就不是医生的责任了。又如同一位高明的向导,总是把最合适的道路指给人们。如果有的人听了以后,却不肯走的话,就不是向导的责任了。

【原文】汝等若于苦等四谛有所疑者,可疾问之,毋得怀疑,不求决也。尔时世尊,如是三唱,人无问者,所以者何?众无疑故。时阿免楼驼,观察众心,而白佛言:‘世尊!月可令热,日可令冷,佛说四谛,不可令异。佛说苦谛实苦,不可令乐。集真是因,更无异因,苦若灭者,即是因灭。因灭故果灭,灭苦之道,实是真道。更无余道。世尊!是诸比丘,于四谛中,决定无疑。’

【白话文】你们大家,如果对于苦集灭道四谛有所疑惑的话,可以赶快提问,千万不要把疑惑藏在心里,而不去解决它。当时,世尊像这样大声说了三遍,却没有任何人提问。为什么呢?因为在座的大众们没有任何疑惑。这时,天眼第一的阿那律尊者,在观察了大家的心念以后,恭敬地向佛说道:世尊,纵然可以让月亮变热,让太阳变冷;佛陀所说的四谛法门,也不会有任何改变。您所说的苦谛,真正是苦,没有办法变成快乐;烦恼习气的汇集是苦的真正原因,再没有什么其它的原因;倘若想要消灭苦,就必须要消灭苦的因,苦因灭了,苦果也就灭了;这个灭苦的修行之道,是最真实的道,再也没有其它的道了。世尊,在座的众位比丘们,对于四谛法门,已经决定相信,没有任何疑惑。

【原文】于此众中,所作未办者,见佛灭度,当有悲感。若有初入法者,闻佛所说,即皆得度。譬如夜见电光,即得见道。若所作已办,已度苦海者,但作是念:‘世尊灭度,一何疾哉!’

【白话文】在座的大众当中,如果是尚未完成解脱的弟子们,见到佛陀灭度,就会有悲伤的感受。如果是刚刚进入佛门的弟子们,听到佛陀最后所宣说的妙法,就都可以走上解脱之路。好比一个人走夜路的时候,忽然见到了闪电的光明,于是就看见了前方的道路。如果是已经完成了解脱,已经度过了生死苦海的弟子们,只是会起这样一个念头:世尊灭度得这样快啊!

【原文】阿免楼驼虽说此语,众中皆悉了达四圣谛义。世尊欲令此诸大众皆得坚固,以大悲心,复为众说:‘汝等比丘,勿怀悲恼,若我住世一劫,会亦当灭。会而不离,终不可得。自利利他,法皆具足,若我久住,更无所益。应可度者,若天上人间,皆悉已度。其未度者,皆亦已作得度因缘。

【白话文】虽然阿那律尊者代表大家做了这样的回答,表明在座的大众,都已经明白了四圣谛的法义。但是,世尊为了让大家都得到坚固的信解,以大慈大悲之心,再次为大众们讲说:各位比丘,不要怀有悲伤和忧愁的情绪,即使我能够在这个世界上停留一大劫,最终还是要入灭的。大家相会在一起,永远也不再分离,终究是不可能的。只要大家能够奉行自利利他,一切法就都已经圆满具备了。倘若我长久住世的话,也不会再有什么更多的利益。应当度化的人,无论天上还是人间,都已经度化完毕;那些尚未得度的人,也都已经为他们铺垫好了将来解脱的因缘。

【原文】自今以后,我诸弟子,展转行之,则是如来法身,常在而不灭也。是故当知,世皆无常,会必有离,勿怀忧恼,世相如是。当勤精进,早求解脱;以智慧明,灭诸痴暗。’

【白话文】从今以后,我的一切弟子们,代代相传,各自修行,这就是如来法身常在世间,不会毁灭的表现啊!所以,大家应当知道,世间的一切都是生灭无常的。有相会,就必定会有分离。大家不要忧伤懊恼,世间万象都是如此。而应当勤奋精进,争取早日求得解脱。用智慧的光明,去消灭所有的愚痴黑暗。

【原文】世实危脆、无坚牢者,我今得灭,如除恶病。此是应舍之身,罪恶之物,假名为身,没在老病生死大海,何有智者,得除灭之,如杀怨贼,而不欢喜。

【白话文】这个世界到处都是危机和脆弱,没有什么东西是坚固不坏的。我如今得以灭度,就如同消除了一个恶毒的疾病。这个东西本来就是应当舍弃的,它充满了罪恶,给它一个虚假的名字,叫做身体罢了。正是因为它,才沉没在生老病死的大海当中。哪里会有一个充满智慧的人,能够消灭它,如同杀掉仇家和盗贼一样,却反而会不欢喜呢?

【原文】汝等比丘!常当一心,勤求出道。一切世间动不动法,皆是败坏不安之相。汝等且止,勿得复语,时将欲过,我欲灭度,是我最后之所教诲。

【白话文】各位比丘,大家应当经常一心一意地勤奋求学出世之道。要知道,世间的一切看似变动,或者看似不变动的万事万物,其本质都是在逐渐衰败和毁坏的。你们大家停止提问吧,也不要再说话了。适合涅盘的时间即将过去,我这就入灭。这些内容,是我对你们最后的教诲。